墨阡

写手一枚

制灯人

*旧梗重改
*主伊利亚
*无cp
*片段式组合
*文风不定
part.1暖橙的爱
        今夜的雪下的真大。
        伊利亚停下手中雕刻着的灯看向窗户。窗外如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飞舞着,从傍晚一直到现在。壁炉里早已燃起了木柴。噼噼啪啪的细微声响和温暖的跳动着的火焰向来是冬日里不错的慰藉。
        这时突然响起几声敲门声。伊利亚将桌面上立着的相片反扣在桌上,然后前去开门。
        冷冽的风裹着雪花从门缝中吹了进来,洒落了一地的银白又立马消失不见。
        站在门前的是一名女子。一身衣服有着大片被打湿的痕迹,裤脚还沾着血迹,褐色的头发有些凌乱。“请问,”她搓了搓冻的有些发红的手问道:“您能让我进去取一下暖吗?”伊利亚上下打量了女子几眼,点了点头:“请进吧。”
        科丽娅感激地向这个有着铂金色短发和红色双眸的好心男子点点头,跟着他进了屋子。
        她原本是自己驾车去拍摄取景的。但没想到的一个不留神,车翻进了悬崖。也亏得自己幸运,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只是受了点轻伤。但是车和电子设备全都不能用了,还有那盏灯……她轻轻摇了摇头,轻微的抽痛自心底一层一层蔓延开来。
        科丽娅坐在沙发上喝着伊利亚刚刚为她倒的热茶,感觉整个身子都暖过来了:“再次非常感激您,我叫科丽娅,是一名自由摄影师。”
        “科丽娅女士您好,”伊利亚笑了笑:“我叫伊利亚,是一名制灯人。可以冒昧地问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科丽娅放下茶杯:“是这样的……”然后简单地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末了还加了句:“若不是您的帮助,我大约今晚就会死在雪原上了吧。”蔚蓝的双眼中透露着点点厌倦。
        伊利亚一愣,又很快恢复了原状:“能帮助到您是我的荣幸。”
        科丽娅环顾了小木屋一圈,发现了那一盏盏晶莹透剔的灯。她惊讶地看向伊利亚:“这些真是精美到极致的艺术品。”
        “您谬赞了。”伊利亚起身将一盏灯放进科丽娅的手中。
         “我……我的丈夫也曾送给我这样一盏灯。里面燃烧着暖橙色的火焰……”科丽娅低着头,满是怀念地用指尖轻轻抚摸着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他叫文卡,是一名地质学家。我与他在圣彼得堡相遇。他是个很温和的男人,带着那么一股子学者的气质,斯斯文文的。我被他深深吸引,我们很快坠入了爱河。两年后,我们就结了婚。婚后的生活很快乐,我以为我们会就这样走下去……”
        轻柔的声音在这间小木屋中响起,夹杂着木柴燃烧的细碎声音,温柔无比。伊利亚没有打断她,静静地听着。
        “前年,他送给我这样一盏灯,说是希望我以后能平平安安的。他那段时间身子不大好。我问他怎么了,他总是说没事。不久后就被我发现……”
        科丽娅抬起头来,看向伊利亚。哀伤不知被谁揉碎,洒满了那双蔚蓝的眸子,弥漫起了模糊的水雾。
        “他患上了癌症,然后离我而去,再也不会回来。”声音却是出人意料的坚强。
        伊利亚向她递过去了一张纸巾。科丽娅接过纸巾,拭干了泪水:“真是麻烦您了,一直听我说。”
        “没有关系。您知道吗?我会为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有缘人制作一盏灯。”伊利亚缓缓说到:“就在前年,文卡先生来到了我的木屋里。”
        科丽娅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她却不忍去想。
       “文卡先生给您的灯在车翻下悬崖时碎了吧。”伊利亚突然提起另一件事。科丽娅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伊利亚对她笑了一下“文卡先生在制灯的时候说,希望祝福您永远平平安安。我做的灯,名为心灯。一人只能做一盏灯,可以给予他人也可以给自己。带着请求制灯的人的祝福,会帮助得到灯的人。”
        “你是说……”科丽娅怔住了。
         “是的,不然的话,您应该死在车上了,毕竟是那么高的悬崖。”伊利亚做回桌子前,拿起雕刻心灯用的刀。
         “我可以要一盏心灯吗?”科丽娅强忍住泪水,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
        银白色的刀在指尖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当然。”
       “我想给我的丈夫一盏灯。”
       转着刀的手停了下来,伊利亚看向科丽娅:“给文卡先生?您,确定吗?”
       “是的,”科丽娅坚定地说:“我只会给他。”
        伊利亚将刀收进了一个盒子里,将那盏还未完成的灯搁在一旁的书架上:“真是非常抱歉。仍在世者是不可以给已亡者制灯的。”
       “这样啊……谢谢您。”科丽娅站起身来。
       “不用谢。雪已经停了,您可以回家了。”伊利亚冲她眨了眨眼。科丽娅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鹿鸣,她揉了揉眼发现自己已经在家中了。
        是梦吗?科丽娅摇了摇头,她有些累,需要马上睡一觉。

       “干的不错,零。”伊利亚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白鹿这样说到。
        零蹭了蹭他,然后眨巴着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眸子看着伊利亚。
        “不行就是不行,”伊利亚摸了摸它的脑袋,斩钉截铁地说:“你是不可以喝伏特加的。”
        零有些烦躁地踏着,但踩出来的依旧是如玉石碰撞般清脆的声音。伊利亚没去管零的心情怎么样,他喃喃自语到:“自由摄影师啊……”
        一团暖橙色的火焰飞到伊利亚指尖,他看一下,对零说:“走,去吃些东西吧。”
        零记恨着他不给自己伏特加的事,打了个鼻响就跑开了。
        “脾气真是越发地大了。”伊利亚无奈地看着零跑开的身影。然后将火焰放入小木屋后一条漆黑的河流。火焰一碰到河水,便变成了一颗暖橙色的星星。
        星星打了个旋儿,顺着河流漂向远方。

制灯人守则①:仍在世者不可给已亡者制灯。
                   
                                                                          FIN.
      

      
      
       
       
   

       
       

制灯人

*旧梗重改
*主伊利亚
*无cp
*片段式组合
*文风不定

契子.
       听说在西伯利亚茫茫雪原深处的一个小木屋里有位手艺绝佳的制灯人。他做的灯是小小的一盏,不过一个掌心大,灯虽小,做工却毫不含糊。每个角落都经过仔细的打磨,看上去精巧无比。只有有缘的人才能穿过风雪来到小木屋。制灯人会为那人制作一盏灯,也只做一盏灯。
       “您确定好了吗?毕竟只有这么一盏。”手艺绝佳的制灯人对每一个到来的人这样笑着说到,并轻轻眨了下眼。

雨幕


*鬼魂苏和人类叶
*剧情走向特别迷
*望不要嫌弃
*生日快乐,沐秋

有谁能留下雨的痕迹吗?

        这雨似乎下的太长了一点。绵绵不绝地与大地纠缠了将近一个星期。叶修看着窗外依旧飘零的雨,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眼眼前千机伞的编辑版面。
        明明已经是最佳的状态了,却总是会打开编辑版面。这对于叶修早已成了一种习惯了,一个无法戒掉的习惯。
        也许只是有点想那个人了。
        平时也没有什么感觉,只会偶尔看到些与那人相关的东西时感慨一番。他和沐橙,比旁人想象中的还要淡然的多。这是随着时间沉淀下来的必然结果,与情感无关。
        虽然对于那个人的死看的很开了,但叶修心中还是有一个小小的结。没有多大的影响,不会常刷存在感,却确实存在的一个结。就连叶修自己也是说不清为什么会存在这样一个心结。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落在玻璃上打碎了完整的音符。像极了那个人常哼的调子。雨滴划过玻璃,模糊了整个世界,只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色块互相碰撞交织。
        街上有灯光闪烁着,叶修突然觉得街角的那盏路灯是不是太过明亮了,明亮得……看不清灯下的人……
        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叶修从一旁抽出了一把伞,急急忙忙就冲进了雨中。大概是平时缺乏锻炼的缘故,明明是不远的距离,跑下来呼吸却急促的不行。就在离路灯还有三米的地方,叶修停下了脚步。撑着伞,静静看着路灯下的人。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透过路灯的光折射出温柔而又渺小的斑点。
         那人没有撑伞,温柔的灯光为他分开了雨幕,让他没有被淋湿半点。但在那光的渲染下,让人不免觉得这不是世间应该拥有的事物。那样美好又不真实。
        他看着叶修,露出了个再熟悉不过的温和笑容。

        苏沐秋。

        心脏在不停地叫嚣着这个名字,微微张嘴想随着心脏一起吐字符,却被唇上的触感止住了——苏沐秋的指尖按在了他的唇上。冰冰冷冷,与雨水别无二致。叶修忽然就噤声了。但他依旧看着苏沐秋,在心里再唤了声,沐秋。
         苏沐秋愣了一下,仿佛听到了那声沐秋,随即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摇完头了后,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歪着头比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可爱极了。
       叶修看他那副模样,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感情还是自己偷偷跑过来的啊,苏大大。
        苏沐秋马上就明白了叶修在想什么,然后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结果绷了三秒后就绷不住了,跟着叶修一起笑了起来。
        笑够了之后,苏沐秋笑着看向叶修,然后扯住他的袖子向前走。 东逛一下,西晃一下,仿佛什么都没看过一样。叶修任由着苏沐秋拉着自己,好笑看着苏沐秋什么都看不够的表情。说到底,苏沐秋还不过刚刚成年的样子。叶修随意易地看着周围,却看到了一家店前牌子的日期。他偏头想了想,随后明白了什么。
         雨中一个人撑着伞,跟着另一个没有撑伞的人慢慢走着,突兀而又和谐。雨丝描摹着他们的身影,似是要刻成永恒。一路上,他们的十指逐渐紧紧相扣。
        走着走着,他们又走回了那个路灯。苏沐秋放开了叶修的手,快走几步站到了路灯底下。叶修看了一眼被松开的手,很坦然的笑了一下。
        你要走了吗?
        苏沐秋回了个温柔而又耀眼的笑容,冲他挥了挥手上出现的透明的伞。
         是啊。
         叶修看着那个温和的大男孩穿着白色的衬衫,一如记忆里最初的模样。,眼眶不禁微润。
         苏沐秋像是想起了什么,撑开了伞,说到:
        “做的很棒啊,阿修。一直以来都辛苦了。”
        心结像打结了的发丝被人用梳子轻轻梳理好,再也不复存在。也许一直以来都只差这么一句小小的肯定。
         撑开了伞后,苏沐秋就慢慢变得透明了起来。叶修看着苏沐秋,什么也没说。直至他消失不见后才低声说了句:“明年,还陪你过生日吧。”
         好。

有谁能留下雨的痕迹吗?谁也不能。
所以他选择了铭记一生,然后微笑着走下去。


作者瞎扯:谢谢能看到最后的你。这是一个突发的脑洞,没想到最后还能写下作为伞哥的生贺发出来。可能是因为没有写大纲就乱写的缘故,伞哥的戏份就特别少。写完刀子后,打tag的时候手都在抖,生怕遭什么报应。(笑哭)最后的最后,再说声祝福吧。

生日快乐,沐秋。